资讯视点文化常德常德非遗访谈美文电子书艺术人文历史影像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新闻>> 文化

陬市,沅江下游的一处水码头
时间:2022-05-11来源:尚一网作者:解黎晴编辑:彭诗韵

    ■解黎晴

    陬市外公家的阁楼上,珍藏着他早年为木材记码用过的账簿,鸬鹚洲也渐渐地淤积、围垦、修筑成陬溪大垸堤防的一部分,那只摇梦的乌篷船和传给后辈的企望,永远地搁浅在沅江芷草青青的河滩上……

    “排靠号子,哟嗬嘿!马靠鞭啰,哟嗬嘿!过了一滩,哟嗬嘿!不怕风浪,哟嗬嘿!高过天啊,哟嗬嘿!过了一滩,哟嗬嘿!又一滩啰,哟嗬嘿!滩水好比,哟嗬嘿!蛟龙翻啰,哟嗬嘿!大家齐心,哟嗬嘿!用劲搬啰,哟嗬嘿!飙了一滩,哟嗬嘿!又一滩啰,哟嗬嘿!”——这支《沅江放排歌》的号子,依稀随远去的帆影,从烟波上冉冉地浮起来,我的思绪不觉缠挽着岸边的柳枝飘向沅水流域的老牌古镇——陬市的一泓渊源。

    陬市,江面宽阔,水流平缓,为船排停泊、汇集不可多得的良港,“木业盛时,沿河三四十里,河面几为木排铺盖,排上棚户栉比,围栏饲养鸡豚,俨如水上浮村。”(载《陬溪木材经销集散史》民国30年即1941年9月版)据《潜确类书》载,东晋时发现桃花源的武陵渔人黄道真曾隐居在今陬市镇高湾村一带的高吾山。《新唐书》亦载朗州陬溪人周岳与同里文身断发的渔师雷满(唐乾符六年即公元879年,初受荆南节度使高骈招抚为裨将,统领蛮军;后攻克朗州,杀刺史崔翥;中和三年即883年,连克朗、衡、澧诸州,唐昭宗以为武贞军节度使,累迁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光化三年即900年7月23日,封授冯翊郡王。雷引沅水以为城堑,上置长桥,为固守计,天复元年即901年卒。其子附于杨行密,地入于马楚)、区景思等聚诸蛮数千补置伍长,是“陬溪”地名首次载于典籍并形成具有一定人口规模的集市。北宋乐史《太平寰宇记》云,“皇城乾德二年(963年——笔者注),析武陵县于延泉村别置一县,以桃源为名,并废敷余场入近县。”在此改设高吾市商税务,据考证,敷余场在今陬市、河洑、畬田一带。南宋刘子澄《武陵图经》载,陬市镇域属桃源县仙洞乡后眷村管辖,该区划一直沿用到民国初年。其中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苏溪巡检司改迁后眷村,待到明嘉靖(1522年至1566年)年间《常德府志》亦载有邹溪市,并设有邹溪铺和高吾铺。又据清《桃源县志》(光绪版)载,清咸丰元年(1851年)知县朱元增在河洑山下筑仙源关,砌石如城,上修谯楼。咸丰四年,被太平军炮毁。历史的车轮驶入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陬溪发展成为桃源县东北第一经济活跃的聚会之区,称“陬市”——陬(zōu),所谓山陬海隅,即含山之脚海之角之蕴,又有聚集之意。据《桃源县志》记载,陬溪发源于桃源、石门、临澧3县接壤的六角垭,南经观音桥注入沅水,全长38.9千米。地名乃以陬溪命之。时商贾辐辏,名流云集,为沅水流域桐油、茶油等山货的集散要津,以经营木材为主。清末及民国时期,四川、贵州和湘西的木商竹帮如包括辰溪、沅陵、靖州、宝庆、黔阳、会同木业的“六帮会馆”先后来到陬溪,把持沅水一带码头经营木竹运销业务,各业豪强亦纷纷霸占要道,使陬市发展成为湖南省最大的木材集散市场,商业繁荣,有市民数千家,遂成“一邑巨镇”——仅次于县城的名镇,素有“湖北的沙市、湖南的陬市”之称,享有“湘西小南京、武陵小重庆”之誉。从1953年起,随着常德至桃源、常德至慈利公路分别修复告竣,地处两条公路交会点的陬市成为水陆交通枢纽;1978年枝柳铁路通车后,沅水水运顿失颜色,陬市木材水运业迅速衰落,与此有关的行业也由盛转衰,令人扼腕!

    先人亘古不变的守望,与时空的利剑缠绕着。夕阳下,徘徊在古镇旁具有大溪文化时代特征的毛家桥遗址,清凉的春风吹落一片片苍绿的陈叶……这里曾居住着五六千年前的祖先,他们手握饰有“人”字纹的石斧石锛开拓着无尽的荒凉,他们肩背嵌有条带、印纹的灰陶罐、敞口折肩罐畅饮着生命的琼浆。坚韧的头骨,彰显出对自然的倔强;高耸的额头,眉棱分外突出,黑洞洞的双眼苍凉地凝望着空漠的天宇——让人铭记着这份幽远的悲怆。

    信步在常(德)张(家界)高速公路跨江大桥附近。引桥右边的堤垸里,油菜花绽开了金黄的脸庞,一丛丛花枝像沅水一样随风起伏、荡漾在河洑山下。河岸边,一株株苍青的柳树仿佛撑开的一把把绿绒大伞,庇护着蜿蜒的长堤。堤坡上长满了绿草,草丛中还开放着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红的似火,粉的像霞,白的如玉,黄的赛金,散发着泥土的馥郁。河滩上的牛羊慢条斯理地啃着青草,牧人悠闲地在大堤上走来走去,嘴唇吹出的动听的口哨,若有若无地淹没在随风哗啦啦作响的树叶优美的歌谣里。

    这时,几只满载着黄沙的大驳船溯江而上,汽笛声吼起了波澜,像姑娘一般娴静的河面上,顿时动荡起来,河边绿色的水草也随波摇晃,宛若仙女曼妙的舞姿。驳船过后,河面留下了一层层连绵不断而又美丽奇妙的涟漪,牵引着人们的思绪。

    高湾大堤上,一辆辆自行车伴着丁零零的清脆的铃声飞驰而过。这车铃声、驳船的汽笛声、牧人悠扬的口哨声融汇在一起,合奏出一支美妙的交响乐在陬市的上空回荡。

    不知不觉,晚风吹着岸柳上笼罩的暮色,朦胧了沅江的彼岸。碧波荡漾着月光,亲吻着岩石浆砌的陬市大堤——我们的生命堤。脚步也迈在通往官码头的河堤上。走近堤上过桥,沉静的航运码头上忽然喧闹起来——纵声畅笑的、谈论不休的、附耳嘀咕的……在银白的月色中,人们领略着这份洒脱、这份轻松。沅江陪伴在身边日夜悠悠地奔涌,多少往事,都已随水流逝。我不忍翻开岁月的厚重,曾经是那么血气方刚地睥睨一切,也被这种沉潜的无尽无止的力量所折服。

    在鹅卵石铺筑的江堤上渐行渐远。借助月光从鲢鱼口往回走近土地巷时,正近午夜。而糖厂的师傅们还在灯火通明的糕点车间忙碌着,紧促而不躁乱,馨香伴随甜蜜。我似乎闻到了一股桂花的芬芳——陬市桂花糖,曾两度夺得国家银质奖,不仅味道甘甜香酥,而且外表美观,制作考究,名副其实是酥糖类中的极品。“陬市古镇麻杆杆糖,独特风味铁筒筒装,又高档又大方。哎咳哎咳哟,又高档又大方。逢年过节麻杆杆糖,儿女孝敬老爹娘,甜蜜蜜喷喷香。哎咳哎咳哟,甜蜜蜜喷喷香。吊脚楼上麻杆杆糖,排古佬儿是多情郎,小妹妹慢慢尝。哎咳哎咳哟,小妹妹慢慢尝。”深巷里,飘来著名歌词作家佘致迪依常德丝弦“赏月老”的曲牌填词,配唱的一首《陬市麻杆杆糖》。

    随着歌声远逝,古镇不知不觉已在夜色中沉睡。夜半的一盏一盏的街灯,照耀前方的路。我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前行,上街口突然响起一阵车铃声,那是近郊畹田和重陂岗村的菜农运送新摘的时蔬。原来,紧张劳作的一天又将开始,我加大步伐,朝钟家大屋走去。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常德日报》、《常德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常德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资讯
视点
影像
常德非遗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cdyee@vip.163.com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