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视点文化常德常德非遗访谈美文电子书艺术人文历史影像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新闻>> 文化

与文字为伴
时间:2021-11-23来源:尚一网作者:张淑清编辑:石慧

    在村庄,我是一个“富人”,我借着一弯弦月,喝酒,写诗。尽管,我不清楚,我写出来的字儿,是散文还是小说,也不在意是否发表。我深入骨髓的喜欢,向一株梨树、杏树,向我熟悉的苍天厚土告白。那时候,人间四月天,枝头上的花朵,开得灿烂夺目。我在一棵一棵树下,穿梭。身体里沾满花香,蝴蝶飞来,蜜蜂飞来。我迫不及待地拿一枝树棍,在大地上涂抹,画出一片绚丽的山川,我赤着脚,奔跑着,手里攥着一根风筝的线,我跑过岸堤,穿过草丛,趟过小溪;迈过高岗,跳下沟壑,风筝载着我的文学梦,飘向山那边,山一程,水一程。

    走着,走着,大地有一夕哭干泪腺,我从大地的指纹上,发现一群人的身影,一座村庄的兴旺和沉寂。一道一道口子,很具体到一张脸,父亲的脸。褶子纵横,那里刻着时间的经纬线。曾经,我躲在一条褶子中,随父亲一起耕田,拉犁。将一块土地,进行梳理,让它长出一年四季的庄稼,成为村庄延续下去的寄养。我是看着一棵树,由幼苗最后古木参天。所有的过程,就是一部长篇。父亲是园丁,我是大地上的一个标点,那些花草树木,一砖一瓦,一沙一石,象形文字一样住在日子的方格内,斗转星移,世事沧海桑田。在乡下,一根木头,一截烟蒂,都有故事。父亲是把岁月的点滴写成文章的人,谷子,麦子,豆子,高粱,它们按部就班,陪父亲走过春夏秋冬,在一只碗里停留片刻,大地才是谷物们永久的家。人何尝不是?不知何时,我像风筝断了线。如那里的人一个一个,背叛村庄,在叫城市的地方,苟且偷生,与土地越来越遥远,一辆公交车是一天的必经之路,上去下来,千篇一律的站台,哪里有一个终点?一滴水也要付钱的现状,令人对村庄充满思念,村庄的一切,皆是无偿消费,蚂蚁是我的,飞舞的鸟雀是我的,天上的云是我的,地上的牛马羊群是我的,只要我愿意,我可以租几亩几十亩地,种下一片绿色希望,四月麦浪翻滚,八月十里稻花香,囤满稻谷,玉米满仓。

    我离开村庄,在繁华的城市,四处奔波。那时,文学成了一种奢侈,我必须先解决温饱。

    各样尝试后,我坚信世上总有一个屋檐适合我避雨。我做过保姆,服侍一个老太太的饮食起居,一干就是三年。好在那家主人不错,为我写作提供了发展空间,给人代写文章,赚了一桶金。后来,他母亲回农村老家安享晚年,我们结束了雇佣关系。

    为了生活,我开始写网文。每天不分白昼黑夜地写,饿了,就冲一碗面吃,渴了,就喝矿泉水。每天晚上七点交稿,为了想多赚点零花钱,我日更一万字,直至三万字,写到天旋地转。那个阶段,钱是赚了一些,健康却亮起了红灯,首先是落发,梳头时,一拽一把,再就是神经衰弱,听风吹草动都有心悸,出虚汗。后来,我不敢这么做了,及时止损,解除签约,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作息。

    虽然没有不分日夜地写作,但我也不能无所事事,我在一家理疗店找了工作,工资不多,也还清闲。除了早来晚走,打扫一下卫生,关照上门的患者,其余的时间还算空闲。没事的时候,我就在手机上写点文字。再后来,我在城市总算安顿下来,就又重新捡起了纯文学写作,一开始写得不好,不打紧,努力便是。没有谁能轻易成功,将文字做为一种爱好去经营,就不会感到累。

    现在,我把自己活成大地,任风雨雷电,我依然摇摇晃晃在人间,在身体里朴素生长着,一朵花,一棵草,一条河,一堵墙;一片果园,一块菜地,一洼麦田,允许这些花花草草,日月星辰,陪我一起扶犁,赶马,入梦,下田。也一道与我在文字的一亩三分地,鲜衣怒马,歌舞蹁跹,和落日一并,沉默酣睡。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常德日报》、《常德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常德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资讯
视点
影像
常德非遗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cdyee@vip.163.com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