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视点文化常德常德非遗访谈美文电子书艺术人文历史影像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新闻>> 文化>> 文化资讯

河洑镇的纯真岁月
时间:2020-12-18来源:尚一网作者:张国刚编辑:聂晓君

    这么多年来,一直忘不了在常德河洑镇的一个情景。

    夏天的傍晚,露天电影场里。涌动的人群外围,九岁的我踮着脚尖站在随身带来的小板凳上不断地张望、张望……亦如多年以后的我站在时光的这头,不断张望记忆深处那可爱故乡——常德河洑镇。

    ……

    1

    我出生在益阳的资水河畔,不到8个月就被父母送到了常德河洑镇的外公家。后来,比我小1岁多的弟弟也被送到了这里。河洑镇是个依山傍水的工业小镇,镇上有一座名山叫河洑山。河洑镇的工业起步早,它原属于常德县工业发展基地。

    记忆中的河洑镇满是各式各样的工厂,新湘卷烟厂(现常德卷烟厂前身)、昌明锅厂、元件厂、机械厂等很多国营大中型企业都落户在小镇上,它们曾经一度走过非常辉煌的岁月,其中昌明锅厂生产的“昌”字牌铁锅还荣获国际国内金奖,在当时名气很高,文化大革命中改名为常德县红卫锅厂。

    小时候,我和弟弟真的很调皮,是河洑镇释放了我们的天性。各种各样的奇怪想法、无伤大雅的小“坏事”,我们从没有少做过,我也因此成为小伙伴里头的“孩子王”。但外公外婆始终细心呵护着我们自然纯真的孩童天性。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清贫年代,孩子们没有什么现成玩具,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可以自己动手做!先是找来树杈子、橡皮筋儿、白纸条、泥巴等,扑通一声盘腿而坐,小手捣鼓一通,从滚铁环到转陀螺、从弹弓到泥巴金刚,从铁丝枪到薄荷枪再到左轮枪……一件件像模像样的玩具就出来了,然后吆喝着迫不及待地蹿出门去。那亲手创作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快乐。

    童年的我们完整地享受着大自然的宠爱与馈赠。每年秋收时,学校会组织我们去田野捡拾遗落下来的稻穗,捡完后重新送回打谷场,用这样的方式教会我们勤劳与节约。记忆里是故乡的蓝天、白云、金黄色的稻田,还有轻柔的风与暖阳。

    记得有一次,我带着一帮孩子爬树掏鸟蛋,一不小心掏回来一只小八哥,我希望八哥快点长大,然后能像鹦鹉一样地和我说上话。所以养八哥的那段日子,我几乎天天提着个小袋子,出去挖蚯蚓给八哥吃,看着八哥一天天长大,但它始终没有开口和我说话。有天早上当我醒来时,外公突然告诉我:“你的八哥没了。”记得当时我“哇”地一下就哭出声来,难受了好一阵子。

    我们那里还有一种水上交通工具叫“木排”,排上有一种晒干了可以做柴火烧的沙皮,我时常带着弟弟去沅江上的木排上剥沙皮。剥完沙皮后就是跳水游泳,十来岁的时候,胆大的我就带着八九岁的弟弟横渡了沅江。

    像房船一样的木排极宽极长,如果人一不小心钻到了排下,那么极可能因为无法辨清方向而溺水身亡。有一次,我一不小心钻到了木排下面,刹那间就慌了,感觉自己像是被一扇巨大的木门严严实实地关在了水底。但我努力告诉自己要镇定要冷静,先是一点点地摸着木排,尽力判断、感受木排行进的方向,然后顺着相反的方向游动,就这样才最终挪出了木排,浮出了水面。

    如今,想想都觉得心惊肉跳。

    2

    红色电影是童年时候绕不开的记忆。那时我们唯一的文化生活就是看电影,看露天电影。

    《英雄儿女》《地道战》……我就不知道看了多少遍,透过那些不断闪动的黑白影片,我们熟知运动战、地道战、麻雀战等各种战术术语,并且还运用到我们的日常游戏里。我们看完一遍又一遍,百看不厌,还早早地占着位置看,对电影中的每一个情节、每一句台词、每一个旋律都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那是一种多么贫瘠又是多么纯粹的快乐。

    一部部红色电影就是一场场生动的启蒙教育。在那个崇尚英雄的年代,我们的心头都有一种浓烈的红色情结。

    记得当时我们读的小学叫河洑镇工农子弟学校,我的同桌是一位女孩,她的父亲是个老红军,帮彭德怀牵过马。要知道在当时我们这帮孩子眼中,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儿。红色电影给我带来的革命浪漫主义教育,让青涩懵懂的我莫名地对同桌有了一种好感,我就在这样的集体主义、革命浪漫主义教育下慢慢长大。

    有一天,我们得到风声,十几里外的红光机械场晚上要放电影,而且是一部从没放过的新电影。我们这帮孩子听完后兴奋得不行,我老早就带领着大家伙儿,拎着小板凳迫不及待地出发了。十几里路啊,我们一刻不歇地走,就是希望可以占到一个看电影的好位置。没想到最后火急火燎地赶到后,才发现“情报”有误,那天根本不放电影。

    知道“真相”的我们又拎着小板凳,再次踏上十几里的归程,翻山越岭。回来的路上要经过一片坟地,传言以前是枪毙人的地方。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下来,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走在最后头,怎么办?为了当好那个“孩子王”,我只得硬着头皮垫后,我明白,“孩子王”必须要有担当,有困难必须冲在最前面。

    但害怕终究还是害怕,记得夜晚的坟地上还有绿色的萤火虫在飘,老人家说那是逝者的魂,如此一想,走在最后面的我总感觉后面随时会伸出一双手来,瞬间把我拖走,越想越怕,越想呼吸越急促,越想脚步也越沉。

    直到今天,我最喜欢的金庸武侠人物还是令狐冲,喜欢他在危难关头挺身而出的侠义心肠,现在的我担任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院长,我也始终希望能够带领出一支勇于担当的团队。

    3

    我小时候的淘气远不止这些,印象最深的是有次我带着一群孩子在红卫锅场的模具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常德日报》、《常德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常德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资讯
视点
影像
常德非遗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cdyee@vip.163.com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