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视点文化德军常德非遗访谈美文电子书艺术人文历史影像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新闻>> 文化>> 美文

我的第一份工作
时间:2019-11-22来源:作者:杨万军编辑:聂晓君

    1996年夏天,我高中毕业已经一年了。适逢桃源观音寺特种水泥厂招收技术工种,经过文化成绩考试,并且交了5000元集资款后,我终于得以录取。

    由于当时特种水泥厂尚未建成,所以我暂时分到水泥一厂化验室,边学习边上班。水泥一厂是1978年所建,位于豪猪溪,也叫桃子溪,原是年产2.2万吨的土立窑,后来1984年技改扩建为年产4.4万吨的机立窑。作为乡镇企业的先行者,水泥厂一直是观音寺乃至桃源县的名片。

    报到后,技术厂长何兴明在厂办会议室召开了一个简单的仪式,开口第一句便是:“同志们!”10多年来,我听惯了老师“同学们”的训话开场,一声“同志们”听得我热血沸腾,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何厂长对于新鲜血液的加入表示欢迎和期待,同时对工作和食宿都做了妥善的安排。

    化验室大致分为工艺流程、生产控制、化学分析、物理检测4个科室,属于水泥厂的技术心脏。我被分到了生产控制班,需要三班倒。我的师傅是张炜,一位精干泼辣的大姐,她的丈夫刘龙海也在水泥厂化验室上班,当工艺员,性格极好,除了微笑,从来不和人争执。生产控制主要检测生料和熟料的细度,还有钙含量。我们要去车间现场取样,再带回化验室进行检测。细度的检测,主要是用一定量的样品,用100目的钢筛,充分冲洗后残留的部分,装入坩杯经电炉烘烤蒸发掉水分后再称重,算出比值,就得到细度。每一个小时取一次样,做一次检测,并将结果及时反馈给车间,让其调整。

    我有一定的物理化学基础,没过几天,就已经能轻松驾驭这个工作了。半个月之后,我和一同进厂同在生控班的张飞英、谢勇、李恒耀、邹立球、高建中就开始正常当班了。

    厂里比较危险的是后山的矿山车间,放炮之后,再把矿石运到车间,所以通常是年长和有经验的人居多。煤坪晒煤的憨坨老四和老五两兄弟,收煤时从来是只穿一条短裤上场,收工后,除了眼珠和牙齿,全身都是黑的。还有搬运工,水泥都是人工上车,他们的头发全染成了棕色。他们洗澡,用的是青春洗发膏,除了洗头,也一同洗澡,去污力强劲,而且便宜。

    工作之外还得解决吃住问题,我因为离家远,所以吃住都只能在厂里。我和电工班的姚卫国,用大半天的时间清理了一间空宿舍。现成的木架子床,天花板已经破旧,换了新的塑料雨花布,铺上家里带来的被子,暂时算有个睡的地方了。吃饭呢,就和田志刚搭伙,后来固定吃饭的还有李思毅、姚卫国。我们从家里带了茶油、大米,还有蔬菜、肉类,吃得最多的就是南瓜和冬瓜,因为好保存。有时也会去燕妈开的商店和饭馆那里买一点猪肉。早餐最多的还是面条,有时候吃得寡味了,我就把煮开的面条过下冷水,再放上鸡蛋回锅炒,出来就是另外一番风味了。偶尔还有来自二厂销售科的敬涛等几个临时来搭餐,顶峰时候,人数近10人。久而久之,大家伙便送了我一个“伙食团长”的外号。

    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来自立窑煅烧产生的粉尘污染和车间粉碎生熟料的球磨机噪音困扰着我,我只能始终关着房门,还有上下班的鸣号也会影响我的睡眠。过了一段时间后,我才慢慢适应。

    后来,我们迷上了跳舞。中班下午4点下班后,吃了晚饭,邀上同样下班的男女同事,大部分是未婚的,一起去几公里之外的观音寺街上粮贸大楼的舞厅。水泥二厂也有一帮青年男女,在差不多的时候来舞厅与我们会合。姚志惠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可以从开场一直跳到终场,尤其是中四,他能把舞伴甩得飞起,我们就给他取了一个诨名“柴油机”。一同进厂同在生控班的邹立球,大热天总喜欢穿一件白色背心,戴一副茶色眼镜,走路左右晃动,用我师傅张炜大姐的话说,“猫的揪”。在舞厅,他总会唱起任贤齐的那首《心太软》,歌声悠扬中带着些许沧桑。舞厅门票通常是1元,而且可以先进去看一下人数之后再给,其间再没有额外的消费,也没有茶点,不过可以根据需要,额外点歌。不远处还有一家蔡老二开的舞厅,不过场地要小得多,我们偶尔也会去看看。散场后,我们一大帮会结伴步行回厂。

    10月份,一次午后,厂办公室的一位女生买了一包老鼠药,半开玩笑地说:“包包茶(那时候观音寺的习俗,结婚时把红枣、冬瓜糖、花生一同用报纸包了,贴上红纸),吃不吃?”然后走开了。女生走后,我和高建中打开一看,发现是红薯块,竟鬼使神差地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报怨说:“如今养女的家里太小气了,‘包包茶’怎么都只包红薯?”那位女生回来看到,吓傻了。赶紧喊人把我和高建中送去了医院。我历经洗胃,两次不省人事之后,总算捡回一条命,而高建中因为吃得少,无大碍。我住院一周之后,才重新回厂上班。

    特种水泥厂由于种种原因,建厂进度一直没有进展,3个月的学习期满后,我只能暂时被安顿在原岗位,而且生活费迟迟未能发放。为了讨要工资,我连同几位一同进厂的同事去政府企业办要说法,也被敷衍了事,一直到春节前临近年关,我才领到了生活费。第二年年后,我也不再去上班了。

    这份工作是我走上社会后干的第一份正式工作,留给我的,是无尽的青春记忆,有留恋,也有苦涩。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常德日报》、《常德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常德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资讯
视点
文化“德”军
影像
常德非遗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cdyee@vip.163.com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