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视点文化德军常德非遗访谈美文电子书艺术人文历史影像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新闻>> 文化

多安桥:我曾目睹它的热闹繁华
时间:2018-04-16来源:尚一网作者:阳桂生编辑:聂晓君

    桥下原是三水汇合之处

    澧县澧阳镇有3座桥——多安桥、兰江桥、丁公桥,其中保存最完好的是多安桥。现在,这座老桥终于安静了,进入它的休闲时代。

    多安桥原本是三水——涔水、澹水和兰江的汇合处。这里水深流急,屡次架桥,都经不住激流而被冲毁。直到清嘉庆年间,守道多赉和州牧安佩莲采用活松树下桩。人们说松树的特性是“干一千年、 湿一万年,不干不湿只有半年”。泡在水里的桩,能经受一万年的考验,桩下好后再铺石架桥。桥修得很豪华,桥上有过廊,有歇桥,300年过去了,除桥上的附加设施被水冲走外,整个石桥依旧完好。

    多安桥成为南来北往的必经之地:往东去四十里,是孟姜女、车武子的家乡;往北去有距今6500年的古城址城头山、彭头山,有出土了9000年前稻谷的八十垱;往西可到明末起义将领李自成兵败落草的夹山寺;往西南可到的地方就多了,如传说中捡金子的太阳山、刘禹锡谪居的常德、陶渊明归隐的桃花源。

    世事沧桑,河水改道,陆运取代水运,北面另开新路,多安桥成了古驿道。仔细观赏这座古老的桥,它有11个孔洞,长近200米,宽约10米,中间跨径约15米,高有10米,桥墩呈舟形,上小下大,用石头砌成,比水泥浇铸的养眼。一块块大石头堆砌的多安桥,是中国石桥的始祖赵州桥的模样,但比赵州桥要大。它的11个孔洞,现在只能看到7个了,两边被倾倒的垃圾埋没。

    河边街曾经人声鼎沸

    我目睹过多安桥的繁盛时期。

    说多安桥,就是说多安桥的河边街。南从月台起,北至老关庙,全长四华里,街面不宽,铺着青石板。当年,我被父亲牵着夹在人群里走,人太多,终于走散了。父亲寻我,我寻父亲。我在人群里钻,像鱼。我很急,尽快地拨开那些腿,待伸出头来,呀,五花八门,眼花缭乱。挂的摆的铺的,好玩又好看。——可没有父亲,我扭头就走,又钻进人堆里,见到那些箩筐,那些腿,还有推起来像鸡公叫的小推车。待我再钻出来时,噢,热气,香气,锅里烹的,碗里盛的,蒸笼里堆起的——我的涎水就出来了。然而没有父亲,我扭头又走,在人腿扭动的人流里钻。我感到有人在抓我,同时伴着喝斥——看你钻!我扭过头,和他对视一眼,见不是父亲,掉头就走。渐渐地钻出趣味来了,速度也就慢下来,我听到了镲声、锣声、鼓声,继续拨腿却很费劲,刚刚拨开一点,又被另一条腿塞住;使劲钻,却被一只大手掌给推了出来。前面怎么回事?我抬头观望,只见密密麻麻的人,脚踮着,颈项伸得老长,像些被人提着的鸭子。锣钹声就是从里头传出来的,“来一个,再来一个,十个跟头啊,看一看,瞧一瞧。”原来是在玩猴把戏,难怪钻不进去了。外围有站在鸡公车上的,有站在箩筐上的,有站在砖头上的。我想,我可以爬到树上去看呀!树上也爬满了人,我抱着那树往上拱,被上面落下的一只脚抵住头,只好松手落地。里面敲锣了,里面打鼓了,这都是猴子的把戏啊,我却一点也看不到。

    我围着人堆转,忽然被人从后面抄了起来,腾向空中。谁有这么大的力量?!我大惊, 啊!原来是父亲,他找到我了。“你还蛮安逸……”铜钟一般的声音,振聋发聩,我喜极而泣,脸上挂着笑又挂着泪。我一下子就坐在父亲的脖子上了,高出万人头,什么事情都在我眼底了——商店,河面,还有那猴子的把戏。父亲顶着我上了多安桥,看水,看船,看两边的吊脚楼、垂杨柳,看坡上雪白的鹅、悠闲的鸡。忽然,桥下人声嘈杂,一只大船要过桥洞,正在放那桅杆,吆喝声敲击声,撑的撑船,拉的拉纤,手忙脚乱。桥上的人都偏过来看船,跟着使劲、叫喊,瞎指挥。父亲说,再过两天,老家叔叔的船也要到了。我高兴得手舞足蹈,“好哇好哇,我要上船!”

    大码头泊着楼房高的轮船

    遇仙楼下有个本家叔叔阳召锡开了个煤店,煤是由老家耒阳运来,供应城里的万户千家。遇仙楼下的码头就叫阳家码头,巷子就叫阳家巷,在巷子的临街面我父亲开了一家瓦罐铺,山墙上赫然两个红色大字“衡泰”。“衡泰”是商号,“衡”是双关语,既表示度量衡,也表示老家衡阳,“泰”有国泰民安意。

    待我后来真正上船时,发觉原来是那么惊险。船湾在遇仙楼下,因未卸货,吃水很深,船舷几与水平,走在上面我有些眩晕,感觉随时要掉进水里。父亲是船老大,如履平地,早已进舱。我却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进舱后, 婶娘在煎家常豆腐,用了一块乳白色的糕,在锅里划了几圈,锅就油汪汪了。

    船要开拔了,我乘船游览了多安桥这段水路。靠岸的船真多啊,那是从湘西大庸、慈利下来的,运的是山货土产、生漆和蔬菜,或者再装点澧县的土特产,再东去长沙、武汉等大中城市。大码头还泊着楼房高的轮船,和洋楼一般豪华气派。上这船的人都显得很阔绰,手提箱包,身着西装、裙服。我立在船头,河风吹着,船无声在走。岸边是杨柳、吊脚楼,吊脚楼下面有牛、羊、觅食的鸡、昂首阔步的鹅和摇摇摆摆的鸭。从屋与屋之间的过廊处可看到街上摩肩接踵的人们,总是那么匆忙。那个“赶街”的词用得多好,是什么赶得他们这么停不住手脚呢?就像我寻找失散的父亲那样急迫?这世上太多的疑问令我不解。有人忙忙碌碌,有人坐在树下纹丝不动地垂钓,如老和尚打坐,似乎与这些匆忙毫不相干。

    噢,船就要过桥了,桅杆早已放下,只须把船头对准中间的那孔桥洞,就可穿过去。桥上有许多人在盯着我们看。我第一次坐船经过桥洞,感觉里面阴森森的,一股冷气。我伸手几乎可以摸着石壁,要是船能停下来多好,湾在桥洞里,这种感觉倒挺爽的。但是船很快就穿过桥洞,眼前突然一片开朗亮堂。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常德日报》、《常德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常德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资讯
视点
文化“德”军
影像
常德非遗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email protected]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