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视点文化德军常德非遗访谈美文电子书艺术人文历史影像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新闻>> 文化>> 美文

武陵走笔:碧霄一鹤有诗情
时间:2017-09-07来源:尚一网作者:编辑:郭学薇

   常德诗墙
   令我真正体会到常德人的爱搞事,是在经历今年夏天的大水大旱,实地领略穿紫河的万般风情和柳叶湖的千种风景后。 

六月以来连续二十多天的雨水让三湘大地水满为患,湘、资、澧、沅四水均超过历史最高水位,最危急时刻,全省上下谈水色变。就在这一片惨淡肃穆之中,依稀传出常德海绵城市发挥了突出功效,暴雨之后,城市安然,似乎汪洋中的一片绿岛,令人神往。

也似乎是应了那句“大水之后必有大旱”的老话,七月以后的整个湖南,似乎天天都处在烈日的炙烤之中。即便接近傍晚时分,依然是骄阳四射,让人感叹这夏日永昼、烈日炎炎。心里在想,那天上的白云若海绵般能挤出雨水来,该是多好。想必常德的城市海绵此时又发挥着放水的功效了。

就在无可奈何等待又一个酷热夜晚的煎熬时,忽然间天色大变,几声霹雳之后,豆大的雨点机关枪般从天猛降,溅起路面灰尘,蒸腾起一股热气。一时间雨打芭蕉,碎珠四溅;风扫绿树,落叶飘零。白茫茫一片烟雨,天地间惟余这悉梭落雨之声。

好一场及时雨!凭窗眺望,忽然发现一幅晴雨图:这边乌云如墨,暴雨如注,那厢却依然是湛蓝晴空,堆絮般飘逸的白云若无其事地在空中游荡,甚至在两个云系交汇处现出一道七色彩虹。

面对此情此景,脑中油然浮现出唐朝诗人刘禹锡的《竹枝词》:杨柳青青江水平,江上情郎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倒是无晴却有晴。

这首竹枝词我经常引用,我喜欢这种超出空间实距的、半虚半实的开阔景象,让人无限遐想。

据考证,《竹枝词》这种小令,是曾任朗州司马的刘禹锡开创的。同讲究韵律的律诗不同,《竹枝词》夹杂了许多当地人的俚语、熟语,朗朗上口,清新易懂。文风清新,如空山新雨;用词平实,如深谷幽兰。

其实不止《竹枝词》,刘禹锡与大体同时贬谪任江州司马的白居易,较早用民间曲子词创作了《忆江南》、《浪淘沙》、《潇湘神》、《长相思》等小令,汲取民间词的白描手法,同时去其粗鄙,一时引领诗坛新风。时人称之为”刘白”。

尽管刘禹锡和白居易常有书信往来,但一直未曾谋面,直到唐敬宗宝历年间才第一次见面。此时距刘禹锡的生死之交柳宗元辞世已经十余年了。

如果说刘禹锡与白居易是常相唱和,那么刘禹锡与柳宗元的人生交集,就验证了“国家不幸诗家幸,句到沧桑诗便工”的个中意蕴。 

刘禹锡曾有两首《潇湘神》小令: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雾至今愁。

君问二妃何处所,零陵芳草露中秋。

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

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我在《零陵走笔:柳子不幸永州幸》末尾时,曾加以引用,可以说这两首小令写尽了柳宗元在永州时的无限心事,其实这何尝不是是刘禹锡自己的心路写照呢?

    刘禹锡与司马楼

现今的常德市武陵区,是常德主城区,历来为州、府、路、郡的治所所在,在唐代为朗州所在。在唐中叶王叔文、王伾主导的永贞革新失败后,湖南迎来了两位诗坛的双子星座,刘禹锡和柳宗元。这可谓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诗家不幸江山幸了。

柳宗元和刘禹锡在湖南这卑湿之地待了整整十年,一个在地处潇湘的永州任司马,一个在洞庭之滨的朗州任司马。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两人书信唱酬,互为知己,尽管隔着千山万水,但两人共同跌宕的人生,绘就了共同的心路历程。

天宝末年的安史之乱,让如日中天的盛唐气象急转直下,进入藩镇割据时代。到唐德宗末年,宫市、五坊小儿、宦官干政等各种积弊日深,有识之士希图改变这种现状。深得东宫太子李诵信任的王叔文、王伾在德宗驾崩后,即开展了后来被称为永贞革新的变革。

王叔文、王伾,一个善于弈棋,一个善于书法,他们两位的名望在讲究门阀世家的当时,是地位较低的政治素人。刘禹锡和小他一岁的柳宗元一起进京应试,同榜登进士第,都是当时名噪一时的文坛领袖。二王希望利用刘禹锡、柳宗元在文坛的声望,提升自己的影响,而柳宗元、刘禹锡则冀望着平步青云,直奔权力的核心。

据新旧唐书记载,柳宗元和刘禹锡被王叔文、王伾等看重后,委以重任。尽管都只是六品上的礼部员外郎,但凡朝廷制诰,大多出自他们之手。 

永贞革新刚开始时就遭到了巨大阻碍。顺宗即位时已经中风,口不能言,王叔文策划的掌握神策军的努力也告失败。顺宗被迫禅位后给唐宪宗后,有笔无兵的新政即宣告失败,以王叔文、王伾为首的革新派迅速遭到清算。

王伾被贬为开州司马,不久病死;王叔文被贬为渝州司户,次年赐死。韩泰、陈谏、柳宗元、刘禹锡、韩晔、凌准、程异及韦执谊八人先后被贬为边远八州司马。这就是史上有名的“二王八司马”事件。

就这样,柳宗元来到了地处岭表的零陵,刘禹锡来到了洞庭之滨的朗州,一呆就是十年。

然而,担任永州司马的柳宗元,和担任朗州司马的刘禹锡,对待贬谪的态度是大不相同的。

同柳宗元在永州的凄凄惨惨戚戚不同,刘禹锡在朗州过得倒也逍遥自在。反正司马实际上形同监视居住,又没有工作任务,也不能远离州县,有大把的时间吟诵风月。朗州所在的五溪地区,具有鲜明的湘风楚韵,民间巫傩淫祀比较多,用语粗鄙,无事可做的刘禹锡就加以改进,一时风气大变。朗州人对刘禹锡也接纳并欢迎,留下许多以司马命名的地名,如司马楼、司马台等。

经过十年的司马生涯,当年的八司马除了个别死在任上的之外,又蒙诏回到了长安。正当诸人欣喜过往、准备大展宏图之际,一纸诏书,又将他们外放任远州刺史。柳宗元任柳州刺史,狂放不羁的刘禹锡则因在长安写了《玄都观桃花》:

紫陌红尘拂面来,
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
尽是刘郎去后栽。

这调侃不恭的姿态,惹恼了唐宪宗,下旨将其贬到烟瘴之地的播州任刺史。这播州位于今天的贵州遵义,在当时就是去了就别想回来的地方。柳宗元向朝廷请命,请求代替上有高堂的刘禹锡去播州赴任,将自己的柳州刺史让于刘禹锡。后来在朝中大臣的斡旋下,刘禹锡最终赴连州任刺史。

柳宗元的“以柳易播”,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二人的生死交情,于是有刘禹锡在柳宗元柳州一病呜呼后,精心收集柳宗元生前所作诗文并付梓《柳河东集》。没有刘禹锡的鼎力搜集,今天脍炙人口的《永州八记》、《捕蛇者说》都将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中了。

那天早上,我在环柳叶湖的栈道上漫步,看着湖水击打着护坡,想象着千年前刘禹锡在这里教化民众的场景。抬头赫然看到打造“大唐司马城”的巨幅海报,心想着,常德人又准备搞大事了。

大唐司马,乍看上去是个显赫的官衔,实际上当时纯属于贬谪闲官的职位,冠以“大唐司马”之名,不明就里的人以为是多大的一个官,原来不过就是一个正六品的落魄官员,江表(长江以南)、岭表(五岭以南),不知有多少这样的贬官。

但你不得不佩服常德人搞事的精神和魄力,能无中生有,乃至于以小见大。

不免想起昨晚领略“情归穿紫河”的场景。穿紫河是贯穿常德主城区一条流淌了千年的古运河,连接着城外的白马湖、柳叶湖等水系。为了让游客有更好的旅游体验,常德市政府在长达11公里的穿紫河两岸进行了古城、古街、古桥、古码头的修复建设,配合灯光特效,艺术再现常德古城风貌,同时多点布局常德丝弦、折子戏、刘海砍樵等音乐剧实景演出,通过“水上巴士”体验文化与科技融合、古典与现代结合视听盛宴。

据说这条河的得名,与朗州司马刘禹锡的一首《相和歌词·采菱行》有关:

白马湖平秋日光,紫菱如锦彩鸾翔。
荡舟游女满中央,采菱不顾马上郎。
争多逐胜纷相向,时转兰桡破轻浪。
长鬟弱袂动参差,钗影钏文浮荡漾。
笑语哇咬顾晚晖,蓼花绿岸扣舷归。
归来共到市桥步,野蔓系船萍满衣。
家家竹楼临广陌,下有连樯多估客。
携觞荐芰夜经过,醉踏大堤相应歌。
屈平祠下沅江水,月照寒波白烟起。
一曲南音此地闻,长安北望三千里。

同刘禹锡广为人知的《竹枝词》、《陋室铭》不同,《采菱行》我是第一次耳闻。从诗中,我感受到的不过是逐客怀念故土的情愫。至于为何名为穿紫,似乎也显得颇为牵强。

据说这穿紫河,经过改革开放的洗礼,从原先郊外紫菱遍布的运河,成为城市内人人捂鼻的臭水沟。十多年前,当地结合海绵城市建设,重新打通了整个穿紫河的“任督二脉”,一头让穿紫河和城市的内陆湖柳叶湖相连,另一头又连通了长江的支流沅江,让城市的水系又重新焕发活力。

沿着穿紫河建设的德国小镇,大小河街,如今成了观光的胜地。每当夜幕降临,一座流动的大舞台就上演美轮美奂的演出了。

流动的水上巴士,让我领略着梦幻般的常德夜景,但此时我的心早飞到了常德诗墙边,这是我每到常德必去的地方,每次我都是在晨曦初起的时候,独自一人从诗墙的一头,走走停停,读读吟吟,直到另一头。

常德诗墙依托沅江防洪大堤修建,全长十华里,分《百代沧桑》《名贤题咏》《武陵佳致》《兰芷风华》、《华夏新声》、《五洲撷英》、《时代风采》、《千古绝唱》八大篇章,以“最长的诗书画刻艺术墙”跻身大世界基尼斯之最纪录。人们赞其“横跨五大洲,竖贯三千年;半部文学史,一墙天地人”。是“史的回顾,理的启迪,美的享受”。我非常认同这个评价。

以我这个客居湖南的外省人而言,常德人的精明与其他市州不同,自成体系。常德方言因其鲜明的地域特点,被人戏称为德语,这就不难理解穿紫河边为什么会有德国风情小镇的存在了。

    常德会战纪念碑

常德近现代史上为人所称道的,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常德保卫战,这是国民党正面战场少有的以胜利告终的一次重大战役。这一战役,充分表现了中国军队英勇御侮、保卫祖国神圣领土的中华民族气节;特别是担负常德保卫战的国军第57师师长余程万,率8000多官兵,以“寸土必争,滴血必洒”的伟大牺牲决心,表现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

 常德人的这种自信自得,这种不屈不挠,不知是不是受曾为朗州司马刘禹锡所影响。但常德人的敢为人先,似乎是出自骨子里的。

当年全国学习型党组织建设如火如荼进行时,常德率先创建了湖南第一批的学习型党组织实践基地,把河洑快乐谷学习体验拓展场、“永远跟党走”红色记忆时空隧道、东方红会馆等串联在一起,形成了“学习全员化、组织化、制度化、价值化和以考促学”的常德学习型党组织建设模式。这“四化一考”,当时我们戏虐地称之为“四两一口”。

那天晚上,欣赏完穿紫河流动的演出后,我同应声而来的常德几位故旧坐在河街一家擂茶店里,一边把酒,一边回忆当年的“四两一口”。窗外是夜色中的穿紫河,波光粼粼中,眼前似乎飘然而至一袭白衣的刘禹锡,手持书卷诉说着千年前朗州的桨声灯影。

梦得应无恙,当惊常德殊。

同座诸君:常德市委党校李曜宏,市委宣传部李军、王航宇,市委网信办廖资水、王华。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常德日报》、《常德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常德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资讯
视点
文化“德”军
影像
常德非遗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email protected]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