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视点文化德军常德非遗访谈美文电子书艺术人文历史影像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新闻>> 文化>> 文化名人

夏伯勋
时间:2017-07-10来源:尚一网作者:编辑:聂晓君

    ● 开国大典中飞机检阅的地面指挥员

    ● 抗美援朝中空军前线首任指挥员

    ● 我军第一个歼击机中队首任队长

    ● 我军第一支喷气机飞行团团长

    美丽富饶的澧水河畔,县城出西门约5里许,有一蔡姓人聚居之地。解放前为大新乡第七保,解放后先为澧县澧西公社永丰大队,现易名为澧西街道办事处朱家岗村,但还是俗称蔡家地。开国少将夏伯勋就出生在这个村子的一蔡姓人家,时为1915年阴历1月26日。

    夏伯勋,原名蔡绍叔,号爵一。他作为我军的元老飞行员,东北老航校的飞行教官,我军第一个歼击机中队首任队长,第一个喷气式歼击机飞行团首任团长,空八军军长,济南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曾被授予“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八一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二级国旗勋章”(朝鲜民主共和国授予)。在我军发展史上,留下了一系列辉煌的身影。

    蔡绍叔祖父蔡传斌,字传臣,生于同治十年。曾是晚清秀才,一度从官为宦,清亡后回归故里,后因家道中落,在离家乡几十里的大堰垱附近办了一间私塾,教书谋生。父亲蔡家齐、母亲夏氏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蔡绍叔弟兄姐妹七人,在兄弟中排行第三。由于人口众多,家中入不敷出,只有靠借贷和变卖祖产维持生计。五岁那年,出于减轻家庭负担,祖父带他到私塾混口饭吃,小绍叔就这样跟着祖父念了近五年私塾,无形中为他日后在红军中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文化基础。

    1935年8月,贺龙领导的工农红军打到了澧县,澧水南岸刘家河集镇,红军战士正在演讲。这天,已父母双亡、正在给地主家干活还债的蔡绍叔和好友冯振全专程跑去看热闹,第一次听到共产党和共产主义这些名词。他俩边听边商量,咱俩替地主老财没日没夜的干,却吃不饱穿不暖,这辈子永无出头之日,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参加红军,把这个不公平的世道闹个底朝天。说走就走,他俩半夜起身就偷偷从地主家跑了。从此,蔡绍叔离开了生他养他的家乡,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无产阶级战士,也从此踏上了为之奋斗一生的革命征程。

    部队向湘西出发,从小就吃苦的蔡绍叔,虽然行军训练紧张,又不时应付国民党及地方势力的突袭,但心里非常轻松。加上他有着4年多私塾的文化底子,这在当时红军中已算是大知识分子了。打仗中他冲锋在前不怕死,刚一个多月,蔡绍叔就当上了班长。不久后的一次激烈战斗中,敌我双方打了遭遇战,连长指导员都牺牲了,上级当即命令蔡绍叔任连副指导员、代指导员。不断地参加战斗,小有文化的蔡绍叔经常总结经验教训。一次,蔡绍叔的战斗小结被上级领导看上了,被推荐到了二方面军政治部,政治部宣传部长金如柏调他到宣传队当了一名宣传员。每到一地,宣传队都要发动群众,扩大红军队伍,还要做一些社会调查工作。由于他积极上进,宣传部长金如柏介绍他加入了共青团,又送他到宣传干部训练班培训了2个月,使蔡绍叔的革命觉悟得到了进一步提高。

    1935年11月19日,贺龙的红军从桑植刘家坪出发,告别了乡亲,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蔡绍叔所在的宣传队行军中用写标语喊口号来鼓舞士气,还要做收容队,帮助掉队的士兵追赶队伍,帮助伤病员和走不动的同志背枪支、背包,有时候蔡绍叔身上要背三四枝枪。经常是部队宿营吃了饭,他们才赶到,部队没出发,他们已先上了路。蔡绍叔多次受到领导表彰,1936年3月,由金如柏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渡过金沙江,穿过藏区后,蔡绍叔被提拔为五师政治部俱乐部主任。

    1936年7月,红二、六军团在川西的甘孜与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与一方面军的三十二军正式合编成红二方面军,开始了穿越绵延一万平方公里的松潘大草原。为了生存,战士们挖野菜,吃草根,啃皮带、马鞍,甚至吃死马。一次,蔡绍叔和政治部的几个人在一土堆中挖到一张前面部队埋下的牛皮,如获至宝,用火将毛烧掉,将皮煮熟饱饱地吃了一顿,每人还分了一块当干粮。9月17日,二方面军到达哈达铺,在攻克县城的战斗中,蔡绍叔大腿负伤,但他坚持战斗不下火线,27日在小川镇伏击敌人,战斗后又受到领导的表彰。在天水附近,指挥部遭敌机狂轰乱炸,炸弹掀起的尘土将蔡绍叔埋住,当他从尘土中爬出时,才发现刘伯承参谋长被炸伤,马上与战友们参加对参谋长的抢救。经过奋勇拼杀,终于10月22日在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并在此打了长征中的最后一仗,歼敌一个师,大获全胜。

    随后,二方面军成立随营学校,刘伯承任校长,主要培训营以上干部,蔡绍叔也奉调入学。适逢西安事变发生,中央电令迁往延安,编入红军大学,后又更名为抗日军政大学,蔡绍叔又兼任抗大第六大队俱乐部主任。毕业后,红军成立摩托学校,以培养部队的技术兵种,蔡绍叔又在抗大被选中入学,学习汽车、拖拉机、摩托车的驾驶与维修技术。还学习内燃机构造、工作原理等,同时还兼修语文、数学、化学基础等文化课。一年多时间里,蔡绍叔已经成为了红军中成长起来的高文化素质的红军骨干了。

    1937年10月,中共驻迪化(新疆乌鲁木齐市)第一任党代表陈云向中央提出,利用国共合作时机,筹建一支八路军航空干部队伍。中央批准了这个建议,决定挑选一批身体好,有一定文化素质与政治修养的青年红军干部,到新疆军阀盛世才的航空队飞行训练班去学习。经过严格体检,蔡绍叔光荣被选上了。

    在延安经过2个月的数理化基础知识、预科强化训练,1938年3月,蔡绍叔等到达了迪化市。到后第二天,中共驻新疆党代表邓发来看望大家,介绍了新疆的政治状况,叮嘱了大家应该注意的事项,并同时让大家都取了化名,蔡绍叔改名蔡绍俶。航空队44人,分成飞行和机械(地勤18人),合建一个党支部。学习开始,先上理论课,教材都是苏联的,课程有《航空发展史》《机械物理学》《飞行原理》《领航学》《飞机构造原理》《通讯学》《轰炸学》《射击学》。由于文化底子低,加上苏联教官还要翻译,其困难可想而知。但困难更激发了大家的学习热情,蔡绍叔与大家一样整天泡在教室里,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连教官最后都将教室门上锁,强行让大家休息。学设计原理时,最后大家把眼睛蒙上,凭手感都能将枪械进行撤装,连教官们都十分惊讶。

    飞行训练开始,第一天是感觉飞行,并在空中观察地形地貌、地标、地物。指挥员下达起飞命令后,飞机滑出跑道,腾空而起,蔡绍叔只感觉风驰电掣,腾云驾雾,云海苍穹,碧空浩瀚。那一刻,蔡绍叔深深地爱上了飞行,也爱上了航空事业,决心用自己的毕生精力为之奋斗。经过一个多月的带飞,蔡绍叔与战友们就能实行单飞,又经4个多月,就基本上熟练地掌握了飞行起落、迫降、侧飞、复飞、空中盘旋、螺旋、翻滚、跃升、倒转、俯冲等,盲目飞行能飞三个方位,用测风仪和计算尺能测算出地速、风向、投弹瞄准及校队罗盘误差等,很快就进入轰炸机飞行训练。

    1941年夏天,蔡绍叔等9人又被选为增飞N-16型高级教练机和N-15型战斗机各种特技及战斗科目,较短时间内,9人就完成了高级特技、单机和双机对航作战,打底靶和低空轰炸等重要战术,战斗科目和考核成绩全部优秀,千米高空轰炸中,弹着点都在靶圈中心10米左右,平均每人单飞300多个小时。24名飞行员中有21名达到4个机种的飞行要求。从此,我党终于有了一支空、地勤完整配套,可担任作战任务的第一批航空飞行队伍。

    就在航空队学员待命之时,德国突然发动侵苏战争,苏联一时处于危机之中,国内的抗日战争也处于紧急关头,八路军、新四军既要正面面对日本侵略军,又要面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共高潮。盛世才认为苏联以及中国共产党都快完了,马上翻脸投蒋,并凭空制造一个“四·一二”阴谋暴动案,将所有新疆的中共人员及家属200多人,全部抓起投进监狱,苏联顾问遭软禁,陈潭秋、毛泽民等也遭逮捕,并于1943年9月惨遭杀害。

    开始,蔡绍叔他们与陈潭秋、毛泽民都被关押在督署西大楼二楼礼堂。他们成立了秘密党支部,坚持团结对敌。后又被关到迪化城西南的刘公馆,他们在里面继续坚持学习航空功课。敌人认为这批人是可用之材,千方百计诱惑为他服务,个别人经不住诱惑叛变脱离了队伍,但绝大多数坚定信念心向党,保持了对党的无限忠诚。转到新疆第二监狱后,一次,蒋经国以国民党中央青年干部学校教育长的名义对新疆进行视察,他刚到监狱,蔡绍叔就率先与同志们向他提出执行《双十协定》,释放政治犯,搞得他十分狼狈。为了使这些有用之材能为己用,国民党用了很多手段。一天,蔡绍叔被叫到审讯室,敌人拿出一份文件,上面写着两条路任选一条:一条是你愿为共产党掉脑袋吗?一条是脱离共产党,另谋出路。蔡绍叔毫不犹豫地在第一条下签了他的名字。敌人恼羞成怒,将他毒打一顿,最后又只好将他押回牢房。

    1946年3月,亲共友共的张治中将军被任命为西北行署主任兼新疆省主席,周恩来受中央委托当即开展对囚在新疆狱中的马明方等同志进行营救。6月10日凌晨,张治中委派自己的亲信,交通处长刘亚哲亲率10辆大卡车,一个排的武装士兵,将张文秋、刘松林、邵华、毛远新、杨芝华、朱旦华、瞿独伊以及蔡绍叔等129人,于7月11日护送到延安。当天下午,朱德、任弼时、林伯渠等亲自到七里铺来迎接。

    两个多月后,中央决定成立八路军航空队(中国共产党空军的前身),并决定将航空队建到东北,先组建航校进行人才训练。临行前,朱德总司令将大家召集到八路军总部,语重心长地说:“本想让大家多休息一段时间,但为了准备打仗,迎接和配合解放战争,需要你们迅速到东北组建航空部队,以争取全国解放的最后胜利。”

    离开前,因为要通过国民党的重重封锁线,组织上要求大家再次改名换姓,蔡绍叔又再次依母亲姓氏,改名夏伯勋。1946年9月19日,航空队开往东北,从此开始了组建中国共产党空军的光荣历程。

    经过4个多月的艰难跋涉,大家一路风尘赶到哈尔滨,当面向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彭真作了汇报。1947年1月24日到达汤原,开始了我党第一所航校的组建和训练。

    航校由刘亚楼兼任校长,由在新疆飞过苏式战斗机的同志改装和掌握零式战斗机,再从延安杭大、山东杭大分校,新四军和解放区中挑选优秀人才。第一期乙班学员31人,由夏伯勋任指导员,经过手把手的飞行教育和训练,很快培养出了一批素质极高的我军飞行员。抗美援朝中的空军战斗英雄张积慧、刘玉堤、林虎、李汉等都是这一批学员中的突出代表。

    一年后,第一期乙班学员毕业,空军始建第一个歼击机中队,夏伯勋首任中队长。不久,夏伯勋又提任第六航校副校长,兼飞行大队长。1949年开国大典,中央军委决定在开国大典中让飞机接受检阅,同时以防范和警惕蒋匪空军的骚扰,夏伯勋与战友们共同在北京西苑机场组织了飞机带弹检阅训练。10月1日当天,夏伯勋担任飞机检阅中的地面指挥。16时35分,17架飞机编队列着整齐的队型,由东向西,从天安门广场上空飞过的时候,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天安门城楼上仰望天空,频繁挥手致意,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天安门广场上数十万群众纵情欢呼,都为新中国有了自己的空军而激动万分。16时41分,空中分列式结束,各飞行分队全部安全着陆,夏伯勋与战友们一个个欢呼雀跃,不禁流下了激动的热泪。他后来对孩子们说:我是一个从澧州出来的苦孩子,能在开国大典中作出自己的贡献,确实感到无限的光荣!

    1950年6月,空军组建第一个喷气式歼击团,夏伯勋荣任首任团长,不久又扩建歼击机师,夏伯勋又荣任空三师代师长。朝鲜战争爆发后,为了保家卫国,党中央决定派出志愿军参战,初建人民空军配合陆军。中央军委决定空军在朝鲜境内设前线指挥所,夏伯勋首任空军前线总指挥官。从此,新中国空军开始了与强大的美国空军一年多的空中较量。

    1951年1月21日,中国空军迎来了第一次中美空战。9时许,美空军20架F-84型战斗机对平壤至新义州铁路进行轰炸,前指令28大队大队长李汉率6架飞机迎敌,空战中,一架美机被击伤,其余的纷纷向黄海逃去,空军总司令部对首战非常重视,专门发来贺电指出:“这次空战证明年轻人民空军是能够作战的,是具有战斗力的。”1月29日,雷达又发现一批美军在安州、定州上空,企图袭击火车站和大桥,前指当即命令李汉大队长率8机起飞,利用阳光隐蔽接敌,迅速发起攻击。当天,李汉击落美机一架,首开人民空军击落美机的纪录,也打破了美国空军不可一世的神话。

    1952年春天,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被击落成为世界舆论的一大新闻。2月10日,8架美机出现在志愿军前线指挥所的雷达荧屏中,我方飞机当即升空迎敌,只有几十小时飞行经历的长机张积慧和僚机迅速缠住一为首的敌机,他清楚看到了敌机身上的花纹和英文字母,咬着牙发出了仇恨的炮弹,击中了敌机。另一架飞机狡猾地向太阳方向垂直上升,企图利用阳光掩护。可是,敌机刚一动作即被张积慧咬住,向敌机一阵猛射,敌机变成一团烟火,向地面坠落下去。战斗结束后,前指总指挥夏伯勋赶到敌机击落现场,发现了美机残骸中一枚驾驶员的不锈钢证章,上面刻着:第4联队第334中队中队长乔治·阿·戴维斯少校。这位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牌空军飞行员,是高手中的顶尖人物,先后击落过我方多架战机,我多位战友都牺牲在他的手上,是朝鲜战场上成绩最高的美军驾驶员。这次戴维斯的被击落,也是为我阵亡的空军战友们报了仇。

    事后,中央军委、空军总司令部都给予了高度赞扬,人民日报也发表了重头文章,夏伯勋激动不已,写诗一首以抒怀:

    雄鹰展翅始汤原,英才辈出源牡丹。

    昔日创业苦为荣,今朝银燕翔蓝天。

    华夏竟显好男儿,铁鹰打造英雄汉。

    中朝军民齐肩战,保家卫国美名传。

    1952年年底,夏伯勋调任沈阳防空司令部指挥官。

    抗美援朝战争后,美军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支持台湾蒋介石集团,蒋介石也以“反攻大陆”来配合美军,经常派飞机破坏我东南沿海的经济建设。为了对美蒋进行迎头痛击,中央决定以空军布防东南,又任命能征善战的夏伯勋为空二师师长。

    1953年7月25日,国民党出动一批F-47和F-51型战斗轰炸机偷袭上海,夏伯勋当即命令宋中文和金海立即起飞,仅空战两个回合,两人各击落一架敌机。

    1956年8月22日深夜,美军第七舰队航空母舰上起飞一架P4M-IQ型海军巡逻轰炸机,企图规避我雷达盲区,贴着海面偷偷窜到我长江口一带,对我沿海地区进行军事侦察,聂凤智和夏伯勋等指挥员果断命令我航空二师六团领航主任张文逸,单机起飞截击。夜空中,我机在地面指挥所的引导下,很快盯上了目标,三炮齐飞,立即命中,敌机起火,摇摇晃晃挣扎着向公海方向逃窜,随后坠入浙江衢山岛以东15海里海中。

    空二师打下P4M-IQ后不久,夏伯勋升任空四军副军长。

    1958年7月,面对蒋军不断派飞机骚扰我福建沿海,我中央决定空军入闽,在金门对岸晋江境内的罗山成立福建前线空军指挥所,夏伯勋又调晋江任指挥所主任,不久又迁漳州改任空八军,首任空八军军长。

    入闽后,与美蒋空军几经较量,敌人的歼击机、轰炸机和P-ZV、RF-101等超低空观察机入侵,都屡遭我军击落击伤,不得不改用高空侦察机入侵。美国“U-2”高空侦察机,时速800公里,航程7000公里,续航达9小时,实用升限可达22870米。由于我机性能不够,只能“望空兴叹”,几次眼睁睁地让他跑了,气得捶桌子骂娘,敌人却洋洋得意。但敌人得意得太早了,1964年1月7日12时25分,国民党空军头号王牌飞行员李南屏,驾驶着U-2直奔闽南漳州,他哪里知道我军早已调入二炮部队的543地对空导弹,守株待兔地等着他。“轰!”电钮按下,导弹升空,U-2飞机应声而落在漳州。夏伯勋当即陪同空军司令刘亚楼和福州军区政委叶飞赶到击落地点检查残骸,豪情万丈地说:不管他超低空和超高空,只要他敢进来,都要坚决打掉它!

    从此,敌人的高空侦察机U-2和超低空的各种型号飞机,再也不敢贸然侵犯大陆了。

    1966年,正在军内传说夏伯勋将升任福州空军副司令兼空八军军长时,“文革”开始了。一个阴谋已经伸向了他。以康生为首的一伙人,为了搞垮周总理,将周恩来通过张治中营救马明方等中共人员及新疆航空队人员出狱事件列为叛徒集团,将所有这些人员全部打成叛徒,关进监狱。从此,夏伯勋开始了长达10年多的牢狱及监禁生活。身处逆境,夏伯勋仍时时坚信党、坚信毛主席,牢记做人准则,从不说违心之话,从不做丧失原则之事。

    1980年6月14日,中央终于以[1980]65号文件给新疆“马明方案”一案涉及的131人平反昭雪。1980年7月3日,空军党委给夏伯勋恢复名誉,官复原职,被安排任济南军区空军副司令。由于11年的时间差,曾是他学生的学生、部下的部下,如今大都是军长、军区正、副司令和军委、空军主要领导了,很多成为他的上级,但他都能坦然面对,服从指挥。他常常讲,我这个澧州出来的穷苦人,能有今天,比那些牺牲了的战友不知好了多少倍,只要给我革命工作的机会就行!他对己、对家人要求极严,他四个孩子,两男两女,没有一个因为他而享受到任何的个人好处,没有因为他而谋求到任何个人的私利。

    2008年10月7日,夏伯勋将军病逝于南京,享年93岁。

    (本版图片均由蔡业金提供)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常德日报》、《常德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常德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资讯
视点
文化“德”军
影像
常德非遗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email protected]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